深度:特朗普社交账号被封后试图转战Parler,平台现遭四面封杀

在科技巨头们撤销对美国社交应用Parler的支持后,Parler在为生存而战,并引发了一场关于谁掌握网络言论权力的辩论。

目前,Parler可能会在周一(1月11日)停业,至少是暂时停业。

从一开始,Parler的首席执行官约翰·马特兹(John Matze)就把社交应用Parler定位为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交网络,在这里,人们大多可以畅所欲言。这个赌注最近得到了巨大的回报,因为数以百万计的特朗普总统的支持者厌倦了他们认为的脸书和推特上的审查制度,转而涌向Parler。

深度:特朗普社交账号被封后试图转战Parler,平台现遭四面封杀
网站截图

在这款应用上,关于政治的讨论已经升温,诬称选举被普窃取的阴谋论也是甚嚣尘上。上周国会开会认证当选总统为拜登时,该应用上的用户敦促大家举行激进的示威。

这些暴力的呼吁很快就让来自拉斯维加斯的软件工程师和Parler的首席执行官马特兹受到了重击。

到上周六(1月9日)晚上,苹果和谷歌已经从其应用商店中删除了Parler,亚马逊表示将不再在其计算服务中托管该网站,称其没有充分监控煽动暴力和犯罪的帖子。因此,Parler将于周一从网络上消失。

这引发了一场让Parler继续在线的狂热努力。马特兹在周日(1月10日)表示,他正在从亚马逊的系统中保存Parler大约1500万用户的数据。他还在给一家又一家公司打电话,希望找到一家愿意用数百台电脑服务器支持Parler的公司。

马特兹在周六晚些时候说:“我相信亚马逊、谷歌、苹果共同合作,试图确保他们没有其他竞争,他们不会赢!我们是世界上言论的自由和信息自由的最后希望。” 他说这款应用可能会关闭长达一周的时间,因为他们要从头开始重建。

一些右翼人士的反响

Parler的困境立即引起了右翼人士的谴责,他们将大型科技公司比作专制霸主。加州共和党众议员德文·努内斯(Devin Nunes)周日对福克斯新闻说:“没了Parler,共和党人没有办法沟通。“他要求他的粉丝给他发短信保持联系。

右翼评论员卢·多布斯(Lou Dobbs)在Parler上写道,在这样的危险时期,这款应用对科技公司有很强的反垄断作用。

Parler现在已经成为全美范围内关于互联网言论自由以及脸书、谷歌、苹果和亚马逊等科技巨头是否拥有太多权力的重新辩论中的一个关注重点。自从暴徒在特朗普和他的社交媒体帖子的催促下冲进国会大厦,特朗普被禁止在推特和脸书上发帖后,这场辩论愈演愈烈。

多年来,脸书和推特一直在捍卫人们在其网站上自由发言的能力,而亚马逊、苹果、谷歌和其他公司则对Parler等应用程序大多保持不干涉。这使得错误信息和虚假信息得以在在线网络上流动。

这些科技公司上周与特朗普和Parler限制此类有害内容的行动,此后得到了自由派和其他人士的称赞。但这些举动也引发了关于私营企业如何可以决定谁留在网上,和谁不能留在网上的问题。

科技公司新近的主动做法也为特朗普先生在其政府的“垂暮之年”提供了缓冲期。即使面临着另一次潜在的弹劾,特朗普也将和推特、脸书等公司对抗,有可能成为他离开白宫后与硅谷正面竞争的导火索。在被禁止使用推特之后,特朗普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将研究在不久的将来建立自己的平台的可能性。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的律师本·维兹纳示,没有一家公司希望与鼓励攻破国会大厦的“煽动性言论”有关联,这是可以理解的。但他表示,Parler的情况令人不安。

他说,这是因为苹果和谷歌将Parler从其应用商店中删除,以及亚马逊停止其网络托管服务的行为超出了推特或脸书在缩减用户账户或其帖子时的做法。他说:“我认为,当我们在谈论互联网的基础设施时,我们应该认识到中立性的重要性。”

在早些时候的声明中,苹果、亚马逊和谷歌表示,他们已经就其网站上的暴力帖子向Parler发出了警告,但是Parler在持续删除这些帖子方面做得还不够。这些公司表示,他们要求像Parler这样的网站系统地执行其规则。但他们拒绝在上周日进一步评论。

科技公司撤销对某些网站的支持并不新鲜。2018年,脸书和推特的另一个替代者、在极右派中很受欢迎的社交应用Gab失去了科技公司PayPal和GoDaddy等其他公司的支持后被迫下线。原因是它曾让一名在匹兹堡犹太教堂枪杀11人的男子的反犹太主义帖子肆意传播。Gab后来在西雅图一家公司Epik的帮助下重新上线,该公司托管了其他极右翼网站。

即使Parler下线,像Nunes先生这样在应用上建立粉丝的右翼人士也不缺乏其他交流渠道。许多人在脸书、推特r和YouTube上仍有充足的粉丝,它们欢迎任何不违反其规则的用户,包括通过威胁暴力或发布仇恨言论。

Parler历史

Parler由马特兹和一位程序员同事于2018年创立,是几家社交媒体新秀之一,旨在利用特朗普的支持者对硅谷日益增长的愤怒。

Parler有一个重要的优势:钱。特朗普最大的支持者之一丽贝卡·默瑟(Rebekah Mercer)帮助为该网站提供资金。其他投资者包括丹·邦吉诺(Dan Bongino),他是前特勤局特工和福克斯新闻评论员。它计划最终通过销售广告赚钱。

该应用本质上是推特的克隆。它使人们能够向粉丝传播信息。用户还可以评论和而不可以转发其他用户的帖子。当注册一个新账户时,人们被要求选择他们最喜欢的颜色,并被敦促关注一份保守派人士的名单。

这些有影响力的人主导了整个网站。周日,Parler的新闻推送是一系列他们愤怒的“谈判”,斥责大型科技公司,恳求他们的粉丝追随他们到其他地方。

邦吉诺写道,“在科技极权主义者禁止一切之前,请在今天注册我的每日通讯。“

Parler增长缓慢,直到2020年初,Twitter开始将特朗普的推文贴上“不准确”的标签,他的一些支持者也加入了Parler的抗议。11月大选后,由于Facebook和Twitter严厉打击了关于投票被操纵的不实说法,Parler增长得更快。如此多的用户注册,以至于有时让该公司的系统不堪重负,被迫暂停新的注册。

根据应用数据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去年Parler的应用程序下载量超过1000万次,其中80%在美国。

上周三(1月6日),特朗普鼓励他的支持者向国会大厦游行,向议员施压,以改变他选举失利的局面,引发了一场骚乱,造成5人死亡。集会的号召在脸书和推特上发布。在Parler上,人们贴出了走哪条街避开警察的建议;有人贴出了在国会大厦内持枪的建议。

在骚乱发生几个小时后,马特兹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我不觉得自己对这些事情有任何责任,平台也不应该,考虑到我们是一个中立的城市言论广场,只是遵守法律就行了。”

但在周五(1月8日),苹果和谷歌告诉Parler,它需要更持续地删除鼓励暴力的帖子。到上周六,苹果和谷歌已经将Parler从其应用商店中删除,限制了它在几乎所有世界智能手机上获取新用户的能力。

苹果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的平台上不允许任何暴力威胁和非法活动。”谷歌表示:“我们确实要求应用程序对恶劣的内容实施强有力的节制。”

上周六晚些时候,亚马逊告诉Parler,它需要找到一个新的地方来托管其网站。亚马逊表示,它已经向Parler发送了其网站上98个鼓励暴力的帖子的例子,但许多帖子仍然活跃。亚马逊说:“我们无法向无法有效识别和删除鼓励或煽动对他人实施暴力的内容的客户提供服务。”

亚马逊原定于周日午夜前在西海岸撤回对Parler的支持。亚马逊表示,它将保存Parler的数据,以便将其转移到其他计算机服务器上。

马特兹上周日告诉福克斯新闻:“这是毁灭性的,而且不仅仅是这三家公司。每个供应商,从短信服务到电子邮件提供商,再到我们的律师,也都在同一天抛弃了我们。”他说,他正在努力寻找另一家公司来托管Parler的网站。

但Parler的首席运营官杰弗里·沃尼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款应用已经听到了几家公司想要提供帮助的消息。他拒绝透露他们的名字。他说:“一个月后Parler会是什么样子,我无法告诉你,但Parler不会消失。”

环球期货原创文章,作者:环球期货之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anqiuqihuo.com/post/272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