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剖析:中国甲醇价格的两大制约因素!

甲醇是个既简单又复杂的产品。

简单,指结构最简单的醇 ;复杂,指用途、区域市场、贸易模式、市场结构非常复杂。

甲醇既是化工原料又可作为能源燃料,中国则是全球最大的甲醇产地、进口国和消费市场。

甲醇的能源属性和大化工原料属性在不断增强,使得其产业规模和贸易规模不断提升。

目前,影响国内甲醇价格的因素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市场格局,二是定价机制。

市场格局:进口和本土

中国的甲醇消费市场包括进口市场和国内市场两块。

去年,国内甲醇有效产能合计9215万吨,产量在6800万吨左右,产量全球占比在57%左右;甲醇表观需求量在8100万吨左右,进口量达到1300万吨左右,进口依存度在16%左右。

中国仍需进口的原因在于进口甲醇便宜。中国区域以外国家和地区99%的甲醇都以天然气为原料,成本相对低廉。而中国本土甲醇生产主要以煤为原料,煤制甲醇产能约7000万吨,占比超过75%。

近几年,中国甲醇进口依存度在10%~17%,年度进口量在740万~1300万吨。其中,产能占全球8%的伊朗甲醇占到中国甲醇进口量近4成,其他主要甲醇进口国有阿曼、新西兰、沙特等。

甲醇进口货物主要到达华东主港,占全部进口量的8成以上,是华东地区重要的外部甲醇来源。

国内市场方面,业内传统上将甲醇分为港口市场及内地市场两大区域。港口市场主要是华东地区市场,特点是外部输入甲醇较多,是进口甲醇的主要消费区域。内地市场按照地理位置分为西北、华北、华中、西南、东北、华南6个地区市场,其中西北市场最大,占到全国总产能的52.35%。

甲醇的进口市场与国内市场、内地市场与港口市场、内地市场之间都在互相交织、互相影响。

以国际市场影响为例。随着国内甲醇消费增长,进口依存度经历了先增大后逐渐减小的抛物线过程,2007年仅为2.71%,2009年猛增至31.96%,随后逐渐降至当前的16%左右。

如果国外甲醇价格过低而国内甲醇价格过高,势必导致国外甲醇大量进口,拉低国内价格 ;反之,如果国外价格过高而国内价格过低,进口甲醇就会明显减少,国内生产企业还会想方设法增加出口,从而抬高国内价格。

当前进口货源方面,伊朗货以出口中国市场为主,供应量受价格影响的波动较小。非伊朗货源的进口量则受中国华东市场与海外市场的价差共同影响。去年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伊朗对中国甲醇出口增加。后期印度加大了非伊朗甲醇的采购,东北亚的甲醇价格被推高,导致两种进口甲醇价差持续扩大。由于中国进一步加大了伊朗甲醇进口量,去年全年国内甲醇价格受到压制。

华东甲醇市场不仅受进口货源的影响,西北与华北的区域价差、华东与华北的区域价差,都会影响西北与华东间的货源走向。西北市场根据当地的富余量以及配送华北地区的价格优势程度与华东港口货源展开竞争。西北甲醇靠价格优势占领华北市场,优势更大的话会进一步将山东产量挤到华东市场。反之,则是华东进口低价货源挤占华北市场份额,西北货源受到压制。

区域价差除了反映生产成本、供需情况外,还包含了运力及运费因素。西南地区对华东市场的供应相对稳定,通过长江水运运输。但西南地区的甲醇原料主要是优先供应民生需要的天然气,市场化程度高。在冬季用气高峰时期,西南甲醇企业会因成本压力或原料短缺而减停产,对华东甲醇市场价格的影响较为直接。

图片

定价机制:现货和期货

目前甲醇的价格模式主要有现货定价(随行就市定价)、厂商定价、公式定价、基差定价等。

现货定价,即买卖双方随行就市商谈确立交易价格。

厂商定价,是厂商根据现货价格,再综合运费、利润等确定或者直接公开招标确定价格,一般多用于产地,如西北市场。

公式定价,一般多用于港口的现货合约和进口货物定价。

基差定价,是指现货买卖双方以甲醇期货的某主力月价格加上一定的升贴水作为现货成交价格,反映了现货市场的强弱。

此外,基差定价还衍生出后点价交易。后点价是商定基差值后,买家可选择某个时间范围内某个时间点的期货价格作为价格基准。

前些年华东市场的甲醇价格受进口价格影响较大。进口甲醇的内贸成本是在进口美元价格换算成人民币计价的基础上加上增值税(可抵扣)、关税、仓储费、港杂及损耗等,一般是在美元价格基础上增加5%左右。随着我国甲醇自给能力不断提高,进口甲醇决定国产甲醇价格的局面逐渐改变。

2011年,全球首个甲醇期货在郑州商品交易所正式上市,由此推动了中国甲醇产业和市场的大发展。甲醇现货价格和期货价格两者长期相互影响、相互引导,一个是通过期现基差交易直接传递,一个是通过期货投机者交易间接传递。

从2016年开始,国内甲醇的贸易模式逐步向期现结合套利转变,基差交易成为甲醇市场的主流交易模式。甲醇的上下游实体企业多选择套期保值来有效规避风险。

甲醇贸易商除了现货单边操作外,也开始交易基差,点价和后点价交易模式逐步成为主流。因市场本身原因及交割库的设置,甲醇基差交易中的现货主要以华东港口货为标准,少量的内地厂库在交割时以华东港口价格设置贴水,实质就是锚定华东港口价格。故而,基差交易使得港口现货价格与期货价格的关联度更为密切。

华东甲醇市场贸易成交最为活跃,是国内甲醇期货交割的主要地区。

华东市场甲醇的内贸交易以现货交易和合约交易为主,进口交易也以现货交易和合约购销为主。现货交易以成本加运费(CFR)到中国主港的价格条款商谈,报盘时先明确伊朗货(包括伊朗及委内瑞拉甲醇)和非伊朗货两类。

而西北甲醇市场定价多是以西北甲醇协会为主的工厂定价,即产商协会挂牌价。产商会结合当下工厂库容、华东市场等周边供需情况等制定销售价格。西北市场当地贸易以长约模式为主,辅以部分零售分销。

西南市场、华中市场的主要贸易模式和价格模式与西北市场相似。

华北甲醇市场供应以山东炼厂居多,一般每周二和周五进行招标,与西北货物对接。主要是现货贸易,价格随行就市,虽然也有合约销售,不过定价是基于均价基础上谈判。当西北市场到山东的甲醇价格窗口打开时,山东甲醇会置换出来供应华东市场,视为西北甲醇间接供应华东市场。

甲醇现货市场与期货市场也在相互制约。

比如,西北甲醇市场在胀库情况下,出货压力会使西北甲醇价格远低于华东价格,西货东输,继而压制港口价格、压制期货价格。

而西南地区甲醇产量的季节性短缺,主要原因是原料天然气的短缺,厂家无法因华东市场现货价格高有高利润而增加产量。

因此,甲醇内地市场的季节性清库(西北)和短缺(西南)现象是甲醇与其他大宗商品市场最大的不同,体现了市场供需结构主动影响期货价格。

而当货物输送压力不大的情况下,甲醇期货盘面的价格波动也会影响华东港口的现货价格,同时影响进口价格、西北和西南的市场价格。

环球期货原创文章,作者:环球期货之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anqiuqihuo.com/post/29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