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华融集团的命运可能由此人决定

彭博社发布了一篇关于华融资产管理公司的文章,认为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可能决定其命运。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中国金融集团华融资产管理公司陷入困境,它的未来可能由一个人决定,这个人就是副总理刘鹤,他认为允许更多的国有企业违约正是国家需要的。

虽然华融坚持认为公司运营很正常,足够偿还债务,但是自从该公司错过了3月31日报告2020年收益的最后期限后,市场一直在为违约风险定价。还有另一个预兆:今年1月,华融原董事长赖小民被处决,罪名是他在掌舵期间收受了大量的贿赂。

在赖小民的领导下,该公司超越了其最初帮助银行处理坏账的任务,从海外债券持有人那里筹集了数十亿,并扩展到从信托公司到证券交易和非流动性投资的所有领域。据最后统计,其资产负债表上列出了1.73万亿元的资产。

在一系列情况仍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下,包括国家支持的现金注入或涉及债券持有人损失的漫长重组,分析师、经济学家和投资者认为副总理刘鹤发挥了关键作用。北京研究公司Plenum的经济学家陈龙(音)说:“刘鹤副总理将是做出最终决定的人。他不想解救所有人,他不喜欢道德风险。而另一方面,他也不想引发金融危机。”

近年来,随着他权力的积累,刘鹤提出了重塑中国金融业的愿景,将信贷从国有企业转移到更灵活的私营公司和对刺激经济持续增长至关重要的战略部门。

虽然他尚未公开谈论华融的命运,但他过去的言论表明,他认为允许国有企业违约是一个必要的步骤,以迫使贷款人根据借款人的商业前景来确定风险。去年夏天,当中国仍在应对疫情的后果,同时美国和欧洲的政治家们几乎不惜一切代价支持他们国家的经济时,刘鹤宣布,淘汰弱势企业的任务“必须交给市场”。

(Bloomberg制图)

在去年8月底的一次讲话中,他呼吁努力“坚决防止道德风险”。这是否适用于由财政部控股的华融公司,还有待观察。

《China’s Great Wall of Debt》一书的作者丁尼·麦马汉(Dinny McMahon)说,取消国家的隐性担保被刘鹤视为“彻底改革资本市场,使其适合于目的”的关键部分,“他们不能正确地对风险进行定价,不能有效地分配资源。如果中国想促进增长和创新,资本市场必须改变。”

市场改革

69岁的刘鹤曾在美国学习经济学,包括在哈佛大学读研究生,之后带头创办了一个以支持市场改革而闻名的中国经济学家论坛。

他在2013年起草了政府的标志性经济政策文件,承诺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并且是2016年发起的反对企业过度加杠杆运动的策划者。人们普遍认为他是当年一篇有影响力文章的作者,该文章警告说,经济中的债务堆积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危机”。

世界银行中国局前局长郝福满(Bert Hofman)说:“是否允许大型国有企业违约仍然是一个政治决定。”他说,中国政府推动遏制阿里巴巴和腾讯等金融科技公司的市场力量,这一政策推动在过去12个月里震撼了股票市场,也符合2013年的经济政策蓝图。郝福满现在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的主任。

贸易谈判者

在2017年进入25人中央政治局(Politburo)后不久,刘鹤被任命为刚成立的国务院金融委主任,该委员会负责监督整个金融部门。他在该委员会的地位高于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和中央银行行长易纲。在中国之外,刘鹤更出名的身份是与特朗普政府贸易谈判的首席谈判代表,以及与欧盟讨论产生投资协议的牵头人。

在贸易谈判期间担任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幕僚长的杰米森·格里尔(Jamieson Greer)说:“他非常敏锐。”格里尔补充说,刘鹤比其他中国官员对市场力量表现出更大的信心。

随着疫情在中国境内基本得到控制,刘鹤已经能够专注于消除较弱的国有企业,或迫使它们集中于核心业务。去年,随着国有企业违约潮的出现,出现了动荡的迹象。2020年,国有企业放弃了创纪录的795亿元人民币的地方债券,占中国企业违约的一半以上。

(Bloomberg制图)  

如果刘鹤最终成为华融的关键决策者,那么2019年三家地方银行的重组就为如何处理提供了线索。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包商银行,该行获得了现金注入,以避免流动性紧缩,即使其65亿元的在岸二级债券被全额减记。

华融有相当于413亿美元(约合2677亿人民币)的未偿还债券。一家国有银行最近介入,帮助其支付到期的债务,这表明官方可能担心系统性风险。彭博新闻社也报道过,中央银行正在考虑一项注入现金的计划。

不过,这样的举措并不意味着刘鹤更广泛的活动已经结束。以中国为重点的咨询公司佳富龙洲(Gavekal Dragonomics)的经济学家卫和(音)说:“华融是一个特殊案例。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的违约事件发生。”

他说,对刘鹤决心的下一个考验可能是:地方政府用来规避借款限额的融资工具的公开违约,中国政府规定这些借款用来资助基础设施项目。他说:“地方政府的利益和中央政府的利益之间存在着紧张关系。没有一个地方政府想成为第一个违约者。”

在明年的领导层改组之前,刘鹤将达到党内高级官员的常规退休年龄,目前还不清楚他是否会继续留任。在那之前,甚至在那之后,只要他有信心,他似乎会继续推动他的改革,而不引发他正在操纵的危机。

专注于中国的策纬咨询公司(Trivium)联合创始人罗杰(Trey McCarver)说:“我认为这有点像一个雕塑家在慢慢地凿开,向体制中引入更多的责任感。这就是解读债券违约率上升的方式。”

环球期货原创文章,作者:环球期货之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anqiuqihuo.com/post/300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